(经济观察)中国连续九年明确“积极财政 稳健货币”“老搭档”有何新任务?

  中新社北京12月21日电 (夏宾)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2019年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是中国连续第九年明确这一宏观政策组合。

  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隔四年重提“下行压力”,并给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这两大宏观政策定下一个总目标——“强化逆周期调节”,还提及对宏观政策要适时预调微调,稳定总需求。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此间专家认为,这组政策“老搭档”明年将有新任务。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说:“明年经济工作调整核心围绕‘逆周期’,目标不但是‘稳’,而且要为全面小康打下‘决定性’基础。”

资料图:一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币。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在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看来,尽管2019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基调维持积极和稳健,但为了对冲经济下行压力,逆周期调控力度将加大,财政政策更加积极,货币政策边际上更宽松。

  会议提到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这在法国巴黎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看来是“势在必行”。

  他指出,相比于货币刺激,财政刺激的效果更具针对性也更为直接。减税和增支作为财政政策的两种手段,目前市场上对前者的呼声更高,这是因为在经济增速放缓,表外信贷萎缩,外部不确定性提升的压力下,提振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的投资信心显得尤为紧迫。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认为,在财政扩大支出方面,今年下半年重新启动的基建补短板投资,将继续成为2019年扩大财政支出的重点领域。

  配合积极财政之外,明年的稳健货币政策还会有哪些重点工作?对比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货币政策的表述,去年的“保持中性”变为了今年的“松紧适度”,今年未提“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却出现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还强调要“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对于上述变化和不同,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这代表了中央采取逆周期调控来熨平经济周期波动带来负面影响的态度。

  温彬称,2019年需要通过加大公开市场操作、降准等系列货币政策工具对冲因外汇占款收缩对基础货币减少带来的影响,还要着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将资金引导至实体经济,解决民营、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

  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当前中国资金流向实体经济仍有困难,货币政策传导存在阻碍,虽然2019年货币政策的提法仍是稳健,但在执行过程中可能是“中性偏松”,降准、降息也在政策工具箱当中。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此前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下行周期,需要一个相对宽松的货币条件,但宽松的货币条件必须考虑外部均衡,要在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找到一个平衡点。

  对此,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对中新社记者说,今年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一度跌至心理关口“7”附近,目前也仍在6.9左右徘徊,但外汇市场整体较为稳定,市场也没有明显恐慌情绪,汇率问题不如前两年那么突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不提汇率也显示出了当前官方应对汇率问题的信心。(完)

相关阅读:网红脸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